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营养识堂

手术中途麻醉失效体验剖腹之感,5%患者会在术中突然醒来

发表时间:2019-12-24

证据表明,每 20 个患者中就有 1 个可能在全麻手术中意外苏醒。

医生刚用刀划开腹部,患者就醒了

哪怕一件很小的事,都能让 Donna Penner 回想起那次可怕的手术经历。

Donna今年 55 岁。

10 年前,她正在被严重的月经过多和痛经困扰。由于多次检查也没能明确病因,她的家庭医生建议她做个手术探查。

手术麻醉后不知多久,Donna醒了过来。

她听到护士在手术台旁忙碌的声音,感觉到有人在她的腹部上擦拭。

Donna以为手术已经结束了,医护人员只是在做最后的清理工作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但她很快就感受到了极大的恐惧。

在听到外科医生让护士拿手术刀的瞬间,她突然明白了,手术根本就还没有开始。

很快,她感觉到医生的手术刀抵在她的腹部,划开了第一个切口。

非常痛。

比患者醒了更可怕的是,医生根本没发现

虽然意识清晰,但由于麻醉药物的作用,Donna的身体仍处于麻痹状态。

她无法发出声音,也无法做出任何动作来告诉医生她醒了。

「我什么都做不了,不能动,不能尖叫,不能睁开眼睛。」为了能让医生注意到,她甚至还尝试流泪,但也发现做不到。

她只能静静地躺着,感受着身上每一次手术操作。

随着手术进入尾声,麻醉剂开始逐渐失效。

Donna 忽然发现,她的舌头可以在麻醉的口部插管周围活动,她试图用这种方式引起医生的注意,告诉她们自己已经清醒了。

可惜,这一举动让麻醉医生以为麻醉已经彻底失效,她可以自主呼吸了。于是,麻醉医生撤下了她的口部插管。

但此时麻醉剂还未完全失效,Donna 根本不能自主呼吸。

麻醉医生拿走了那条生命通道,拿走了氧气,Donna 无法呼吸,她感受到死神的来临。

直到医务人员发现她的氧饱和度异常,恢复供氧之后,她才感觉灵魂被拉回了手术室。

Donna 终于活了过来,她忍不住哭了。

手术后至今 10 年,挥之不去的心理创伤依然一触即发。

她极度害怕被关在车里,即使是衣服穿得不对劲也会加剧她的焦虑,「我的脖子上不能有任何紧的东西,这让我感到窒息。」

她不得不请了病假,甚至无法继续正常工作。

术中知晓:5% 的患者会在手术中突然醒来

术中知晓(anaesthesia awareness),即患者在全麻手术中途恢复意识。

虽然像 Donna 的这种极端经历非常少见,但目前证据表明,约有 5% 的患者可能会在全麻术中醒过来,经历术中知晓。

这一现象已经引起世界各地学者重视,许多项目都在试图记录像 Donna 这样的经历。

华盛顿大学就设有专门的「术中知晓登记处」。该项目成立于 2007 年,已经搜集 340 多份详细报告。

这些报告中的几乎所有病人都表示,他们在全麻的情况下听到了说话声或其他声音。

有病人表示自己听出了手术室音乐的类型,还试图揣摩为什么医生选了这首歌。还有病人说自己听到医生说他没救了。

由于手术期间病人的眼睛通常是闭着的,所以视觉体验相对不太常见。

此外,超过 70% 的病人表示,他们能感受到手术的疼痛。

「我感觉到四个切口有刺痛和烧灼感,像一把锋利的刀子在切割手指一样。」

「我听到钻孔声,感到了疼痛,感觉振动一直向上传到了我的臀部……接下来是我的腿被移动和敲钉子的砰砰声。」

最令人痛苦的是肌肉阻滞剂的麻痹效果。病人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清醒了但无法动弹,这使他们的恐慌被进一步放大。

被低估的术中知晓发生率

目前,研究人员仍在努力探索麻醉的原理,以及麻醉失效时的具体表现形式,希望在降低术中知晓的风险。

单从病人报告数量来看,术中知晓的发生非常罕见。

2014 年,英国和爱尔兰的麻醉医师协会发表结果称,术中知晓总发生率为 1/19000。

但这些数字很可能被低估了。

首先,这些项目依赖于病人的自我报告。但由于术中知晓经历造成的心理创伤,很多人根本不愿意提及这段经历。

其次,由于麻醉药物会让病人丧失这段记忆,大多数人也无法回忆起任何细节。

为了规避这两项短板,威斯康星大学的Robert Sanders 与其他知名机构决定采用前臂孤立技术(isolated forearm technique)合作进行一项大规模研究。

图源:Pubmed 网站截图

前臂孤立技术,指的是在诱导麻醉期间,医务人员在病人的前臂上绑一个止血带,以延缓神经肌肉阻滞药物进入手臂。

这样一来,病人在进入麻醉后短时间内还能活动手掌。

医务人员则可以让病人通过攥拳来回答两个问题:你是否有意识?如果有意识,有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?

研究结果表明,在纳入的 260 个手术病人中,4.6% 的人通过攥拳表示他们有意识,而这些有意识的病人中约 40% 同时表示能感到疼痛。

这比此前的记录结果高出数百倍。

不记得,就代表不存在吗?

对于如何处理术中知晓,学术界一直存在伦理争议。

既然大多数病人经历全麻术后并不会出现创伤性记忆,那么对术中知晓的报道,会不会引起病人不必要的恐慌?

而且这些恐慌还有可能阻止一些病人接受原本必要的手术治疗。

但也有学者认为,了解术中知晓的发生是必要的。

华盛顿大学注册处的报告表示:如果患者事先知道术中知晓的风险,做好心理准备,那么即使发生了,他们的恐慌有可能会缓解。

事实上,包括 Donna 在内的许多病人都觉得他们的感受被忽视了。

华盛顿登记处发现:那些报告了术中知晓的病人中 75% 表示对医院的回应不满意,51% 的人表示麻醉医师和外科医生们没有对自己的经历表示同情。

只有 10% 的人收到了来自医院的道歉,15% 的人被转介进行心理治疗来帮助他们应对精神创伤。

据 Donna 回忆,她最终恢复知觉后曾试图向护士们解释她刚才经历了什么,但是她们只是露出震惊的表情,并未采取任何措施。

很显然,医护人员也不知道术中知晓是什么,也不清楚该怎么样应对。

Donna 认为医护人员需要接受这样的教育。因此在过去的 10 年中,她参与了加拿大一些大学的相关合作项目,帮助医生了解术中知晓的风险和对待病人的最佳方法。

未来的手术:边鼓励病人边操作?

有证据表明,尽管当病人处于全麻状态,但是听觉仍有反应。

德国耶拿大学医院 Jenny Rosendahl 医生团队曾做过一项研究,结果表明:在全麻术中与患者对话,能适当减轻患者术后恶心和呕吐的等症状,术后吗啡使用量也有所减少。

Jenny Rosendahl 团队发表论文:术中和患者对话,提供建议和鼓励有助于改善术后康复效果(图源:

BMC Anesthesiol网站截图)

这些研究结果标明,医务人员也许能够在病人麻醉的情况下,向其传达建议或者鼓励,以减轻他们术后的痛苦。

当然,没有人会建议医生故意让术中的病人保持完全清醒。

但也许有朝一日,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,麻醉医生对麻醉药物的应用能够更加游刃有余,能显著减少患者的创伤记忆,还能让患者在「半梦半醒间」听到医护人员的鼓励。

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想法,我们也期待它的到来。